首页 > 新闻 > 正文

日本收买英国智库黑中国 曝光后日方却沉默了

2019-09-11 09:47:01来源:环球网  

日本驻伦敦使馆通过每月支付1万英镑收买英国的亨利·杰克逊协会,让这家智库鼓动记者和官员抨击中国,丑闻还在发酵。

日本驻伦敦使馆通过每月支付1万英镑收买英国的亨利·杰克逊协会,让这家智库鼓动记者和官员抨击中国,丑闻还在发酵。据《星期日泰晤士报》5日报道,前海军参谋长洛德·韦斯特海军上将也曾中招,为一篇该协会帮着起草的抨击中国南海声索的文章署名,那篇文章写道:“想到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可能企图强行夺取一条重要贸易航道的控制权,我们不能认同。”

《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报道说,目前担任亨利·杰克逊协会咨询委员会委员的韦斯特对该智库予以抨击,表示如果自己知道该协会受到日本资助,他就不会在文章上署名。他说:“我可不想在为了收钱办事而拿我的名望做招牌的某组织的下属委员会里任职。”

英国媒体此前爆出前外交大臣里夫金德、前英国陆军军官斯图尔特上校都在对亨利·杰克逊协会与日本使馆协议不知情的情况下,为该智库提供的攻击中国的文章署名,亨利·杰克逊协会迫于压力向里夫金德表达了歉意。

尽管亨利·杰克逊协会的道歉扭扭捏捏,同时辩解它让里夫金德署名的文章经后者过了目,但毕竟该智库算是部分认了账。最令人叫绝的是,日本方面自事情败露以来,一直在死扛,其使馆和外务省拒绝对英国闹得沸沸扬扬的这起丑闻做任何评论,也不承认其使馆与亨利·杰克逊协会之间有见不得人的交易。

日本媒体历来无孔不入,但是这一次,日本主流媒体竟然集体沉默,环球时报驻日本记者至今查不到有哪家日本正规媒体报道此事。原来日本媒体的“大局观”如此“端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它们很听外务省不让它们传播对日本国际形象不利消息的指令。

在涉及国家利益的领域,日本媒体表现出的这种一致性足以让中国舆论场叹服。它与日媒平时标榜的“新闻自由”之间的强烈反差尤其让人摸不着头脑。是什么让日本媒体“这么好管”?它的“新闻自由”莫非只是“日本舆论大马戏团”变戏法变出的其中一个场景?

我们呼吁日本外务省或者它的驻英使馆出来走两步,就英国多名前高官不满甚至怒斥的上述交易给个说法。也希望平日喜欢炫耀自己“新闻自由”的日本媒体出点声,告诉你们的读者,你们的驻英使馆卷进了一起什么样的丑闻。

所有国家的驻外使馆都会愿意推动驻在国媒体公正客观报道本国情况,但是通过塞钱收买当地机构专门攻击、诽谤第三国,日本大概是全世界的“独一家”。至少此前世界媒体从未揭出过类似丑闻,世界公众听说过形形色色的收买,但是做这种奇怪的收买,需要“能想到那”和“肯那样干”的奇葩思维以及道德观。

令我们饶有兴味的是,日本还有多少驻外使馆给当地机构塞过钱,让它们组织力量“骂中国”?还有日本人的这项“外交创新”是什么时候搞出来的?日本外务省不妨办个学习班,给世界上存在竞争对手的国家传授一下经验,教育那些国家的外交官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看日本外交官们一板一眼、彬彬有礼的,谁能想到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原来口袋里装着写得密密麻麻、要交给当地媒体骂中国文章的纸片。这种事情真是太有画面感了,让日本外交栩栩如生。

日本收买英国智库抹黑中国 曝光后日方却沉默了

日本驻英国大使馆

【相关阅读】收买舆论是日本的“百年骗术”中国须高度警惕

日前媒体曝出日本收买英国智库帮助日本在英国制造和渲染“中国威胁论”抹黑中国。《解放军报》今日刊登文章《收买舆论是日本的“百年骗术”》揭露了日本通过金元“买口”影响和控制舆论,是日本的惯用招数。收买英国智库的丑闻,是日本当局在海外,特别是英语地区国家对中国泼“舆论脏水”的冰山一角,也是日本政府在历史、领土等争议问题上强化所谓“对外战略传播”的重要一环。这也意味着,日本国内右翼思潮已经全面侵蚀其政治、外交和传播等领域,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该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日前被日本驻英国大使馆以每月1万英镑的价格收买,帮助日本在英国制造和渲染“中国威胁论”,涉及人员包括英国前外相马尔寇姆·利夫金德等政界人士和媒体记者。

自安倍第二次上台以来,日本右翼势力一直在编造和渲染所谓“中国威胁论”,对内蛊惑日本民众为修宪铺路,对外欺瞒世界舆论为其军事扩张搭桥。在钓鱼岛及东海大陆架划界问题上,以虚假、片面的所谓证据,不断提出其荒唐主张;在历史问题上,以荒谬的论断和蛮横的态度,否认和歪曲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国际社会公认的事实;以卑鄙、下作的炒作手法,在南海和防空识别区问题上大肆渲染所谓“中国威胁论”,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种种手法,不一而足。

事实上,回顾历史就可知道,通过金元“买口”影响和控制舆论,是日本的惯用招数。

甲午战争前夕,日本就秘密聘请熟知媒体运作方式的美国《纽约论坛报》记者豪斯,为其营造日本是“文明之代表”,旨在帮助朝鲜将“野蛮”清朝驱逐出境的“正义形象”。“高升号”事件和旅顺大屠杀事件后,日本外相陆奥宗光指使驻英公使青木周藏等人,通过行贿方式取得以路透社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及英国专家学者对日本的支持与“关照”。

在此后长达半个世纪的对外侵略战争中,日本的舆论骗术如影随形。

1928年“皇姑屯事件”后,日本对外谎称爆炸系“南方国民政府便衣队员”所为,掩盖其谋杀张作霖这一触犯国际法的罪行;1931年,日本利用《朝鲜日报》记者金利三,通过捏造假新闻等手段,挑起“万宝山事件”;日本关东军制造“柳条湖事件”后,又贼喊捉贼谎称系中国军队所为,为其发动“九·一八事变”制造借口;1932年,日本又以其特务田中隆吉炮制的“日僧事件”为由,发动“一·二八事变”;南京大屠杀发生后,日本利用随军记者的大量不实报道混淆视听,并通过行贿、欺骗等方式,收买无良的西方媒体记者掩盖大屠杀事实。同时,日方还严格限制西方媒体记者进入南京,切断信息来源,以阻止对南京大屠杀的公正报道。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为了配合其“假和谈,真备战”的把戏,日本操纵媒体,制造铺天盖地的假新闻来迷惑美国。直到日本混合舰队对珍珠港发动空袭一个小时以后,日本的谈判代表才向美国政府递交最后通牒。日本在二战中多次提出“地区自治”“大东亚共荣圈”等极具欺骗性的口号,企图诱骗相关国家为其称霸世界的不轨图谋效力。

尽管日本历史上编织的谎言、采用的骗术早已被无情揭穿,但日本仍然贼心不死,希望通过影响其他国家的智库、学界、媒体、政界,为自身利益服务。2016年11月,日本自民党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安倍政府在历史和领土问题上加大对外战略传播力度。在日本外务省向政府提交的2017财年预算案中,“对外战略传播”项目共申请预算559亿日元(约合5亿美元),该项目将主要针对“领土、历史认识、安全保障”等议题,加强与日本相关的国际舆论分析和对外传播能力,加强对外国媒体的传播推广等。

不难看出,收买英国智库的丑闻,是日本当局在海外,特别是英语地区国家对中国泼“舆论脏水”的冰山一角,也是日本政府在历史、领土等争议问题上强化所谓“对外战略传播”的重要一环。这也意味着,日本国内右翼思潮已经全面侵蚀其政治、外交和传播等领域,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英军台风战机抵达日本

英军台风战机抵达日本

责任编辑:hnmd003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